首页

排行

月点击更多+

孟大小姐

更新至:86 86
简介:「本文多次修改,盗版残缺不全」另目前在调养身体,作者微博已注销,勿扰,文案孟葭曾听不少人说起过钟先生,听得最多的,无非钟先生架子极大,钟先生很难讲话,钟先生大有一番财势,钟先生最不好惹,钟先生应下的事绝不食言,但孟葭偏偏惹上他,这些笃定的传闻通通靠后,跳出来的第一个念头,是讶异于他竟生的这样好看,那一年置身讥讽流言和泥潭中的她坐在他对面,强撑着对他提要求,我明年要出国读书,你不可以限制我的,钟先生极淡地点一下头,当然,孟葭捏紧了拳头,两年,两年我们就分手,她听见对面这个沉稳的男人呼吸顿了顿,好,两年后,寂静无声的深夜,烟霏雨散,孟葭被门铃声吵醒,她披衣起身,钟先生满身夜露的钟漱石问,都不请我进去坐一坐孟葭情急下,随口推搪,不是很方便,我男朋友在里面,会看见的,门口姿态落拓的钟漱石,虚应一笑,漫不经心的将人揽过来,正好,他应该还没看过我们接吻,阅读贴士1双C,HE,2非善男信女年龄差九岁老男人蓄谋已久3故事纯属虚构,不存在任何暗示或影射,请勿代入现实放个预收深巷陶幺第一次见顾淮京,是在辅导员家中,他坐在树下意态温雅,粉白的桃瓣扑簌簌落在他肩头,叫什么名字她站得笔直,陶幺,幺蛾子的幺,清亮的茶汤里,漾开一个眉发姣姣的女孩,顾淮京轻笑了一声,身后是日暮黄昏,碧云花树,盛夏天,陶幺顶着书包在图书馆前躲雨,顾淮京步履沉着,撑一把黑伞,大雨如注里他问,要不要我送你她眨了眨眼,好啊,后来她出国留学,离开北城前,陶幺曾对好友言,你讲顾先生啊拿他当把登云梯而已,没什么不舍得的,毕业后她回国工作,在恒济银行上班的第四年,顶头上司就换成了顾淮京,上任头一天,陶幺作为行政处员工,引他参观,顾行长,这是您的办公室,顾淮京像是才注意到她,他又问,叫什么名字陶幺目光纯然,看他时竟有了几分怯意,您叫我小陶就好,同样下着暴雨的夏夜,陶幺加完班,站在大楼前等车,一辆黑色奥迪在她面前停下,这一次,顾淮京没有下车,隔着雨幕重重,他吩咐司机,给她送把伞,你问她,还用不用登云梯了Tips1双C,HE2女主目的性强,先功利后动心,介意慎入3年龄差五岁

仙者

简介:所谓仙者界域凡人所化,取天地之精华,脱肉体之凡胎,得寰宇之造化,一个低微的披毛兽奴,不甘命运安排,与诸界而争的传说,他知道,只有成为仙者,才能让这方界域获得喘息之机

无爱不欢

更新至:第66章 大结局
简介:传闻商界翘楚蒋慕承不仅沉默寡言还高冷禁欲,某天传闻半真半假的网友在他微博下留言蒋慕承的微博瞬间沦陷,流言四起,苏韵紧盯着电脑屏幕,直觉自己闯了大祸,这时不知情的八卦闺蜜又来电说这个传闻半真半假离下地狱已经不远,因为蒋慕承动动手指头就能查出i

唐人的餐桌

更新至:请假
简介:天下人,天下事,都不过是我大唐人餐桌上的一道道菜肴,虽然原始的食材便具有食物原始的风情,云初还是认为,最美味的食物还是需要经过分割,烹调,处置,最后端上桌的食物才是最符合大唐人肠胃的食物,清蒸,红烧,爆炒,炖煮天下有多少事,庖厨便有多少种烹调手段,不论是高句丽,突厥,吐蕃,吐谷浑,薛延陀,铁勒还是长鲸,猛虎,巨鲨,饿狼,在大唐这个熔炉铁锅里都能烹调出绝世美味再加上李治,武瞾,长孙无忌,褚遂良,李绩,程咬金等等绝世调料,不论是色香味总会有一样让你难以忘怀,云初希望这样的豪华宴会上,绝对应该有自己的一个座位!现如今,美味已经烹调完毕云初铺好餐巾,拿起割鹿刀,双眼微闭,准备享受一顿前所未有的大餐,以满足自己饥渴的肠胃,

御兽之王

简介:在这个崭新的御兽时代,谁能成为当之无愧的御兽之王
周点击更多+

孟大小姐

更新至:86 86
简介:「本文多次修改,盗版残缺不全」另目前在调养身体,作者微博已注销,勿扰,文案孟葭曾听不少人说起过钟先生,听得最多的,无非钟先生架子极大,钟先生很难讲话,钟先生大有一番财势,钟先生最不好惹,钟先生应下的事绝不食言,但孟葭偏偏惹上他,这些笃定的传闻通通靠后,跳出来的第一个念头,是讶异于他竟生的这样好看,那一年置身讥讽流言和泥潭中的她坐在他对面,强撑着对他提要求,我明年要出国读书,你不可以限制我的,钟先生极淡地点一下头,当然,孟葭捏紧了拳头,两年,两年我们就分手,她听见对面这个沉稳的男人呼吸顿了顿,好,两年后,寂静无声的深夜,烟霏雨散,孟葭被门铃声吵醒,她披衣起身,钟先生满身夜露的钟漱石问,都不请我进去坐一坐孟葭情急下,随口推搪,不是很方便,我男朋友在里面,会看见的,门口姿态落拓的钟漱石,虚应一笑,漫不经心的将人揽过来,正好,他应该还没看过我们接吻,阅读贴士1双C,HE,2非善男信女年龄差九岁老男人蓄谋已久3故事纯属虚构,不存在任何暗示或影射,请勿代入现实放个预收深巷陶幺第一次见顾淮京,是在辅导员家中,他坐在树下意态温雅,粉白的桃瓣扑簌簌落在他肩头,叫什么名字她站得笔直,陶幺,幺蛾子的幺,清亮的茶汤里,漾开一个眉发姣姣的女孩,顾淮京轻笑了一声,身后是日暮黄昏,碧云花树,盛夏天,陶幺顶着书包在图书馆前躲雨,顾淮京步履沉着,撑一把黑伞,大雨如注里他问,要不要我送你她眨了眨眼,好啊,后来她出国留学,离开北城前,陶幺曾对好友言,你讲顾先生啊拿他当把登云梯而已,没什么不舍得的,毕业后她回国工作,在恒济银行上班的第四年,顶头上司就换成了顾淮京,上任头一天,陶幺作为行政处员工,引他参观,顾行长,这是您的办公室,顾淮京像是才注意到她,他又问,叫什么名字陶幺目光纯然,看他时竟有了几分怯意,您叫我小陶就好,同样下着暴雨的夏夜,陶幺加完班,站在大楼前等车,一辆黑色奥迪在她面前停下,这一次,顾淮京没有下车,隔着雨幕重重,他吩咐司机,给她送把伞,你问她,还用不用登云梯了Tips1双C,HE2女主目的性强,先功利后动心,介意慎入3年龄差五岁

无爱不欢

更新至:第66章 大结局
简介:传闻商界翘楚蒋慕承不仅沉默寡言还高冷禁欲,某天传闻半真半假的网友在他微博下留言蒋慕承的微博瞬间沦陷,流言四起,苏韵紧盯着电脑屏幕,直觉自己闯了大祸,这时不知情的八卦闺蜜又来电说这个传闻半真半假离下地狱已经不远,因为蒋慕承动动手指头就能查出i

唐人的餐桌

更新至:请假
简介:天下人,天下事,都不过是我大唐人餐桌上的一道道菜肴,虽然原始的食材便具有食物原始的风情,云初还是认为,最美味的食物还是需要经过分割,烹调,处置,最后端上桌的食物才是最符合大唐人肠胃的食物,清蒸,红烧,爆炒,炖煮天下有多少事,庖厨便有多少种烹调手段,不论是高句丽,突厥,吐蕃,吐谷浑,薛延陀,铁勒还是长鲸,猛虎,巨鲨,饿狼,在大唐这个熔炉铁锅里都能烹调出绝世美味再加上李治,武瞾,长孙无忌,褚遂良,李绩,程咬金等等绝世调料,不论是色香味总会有一样让你难以忘怀,云初希望这样的豪华宴会上,绝对应该有自己的一个座位!现如今,美味已经烹调完毕云初铺好餐巾,拿起割鹿刀,双眼微闭,准备享受一顿前所未有的大餐,以满足自己饥渴的肠胃,

仙者

简介:所谓仙者界域凡人所化,取天地之精华,脱肉体之凡胎,得寰宇之造化,一个低微的披毛兽奴,不甘命运安排,与诸界而争的传说,他知道,只有成为仙者,才能让这方界域获得喘息之机

御兽之王

简介:在这个崭新的御兽时代,谁能成为当之无愧的御兽之王
日点击更多+

孟大小姐

更新至:86 86
简介:「本文多次修改,盗版残缺不全」另目前在调养身体,作者微博已注销,勿扰,文案孟葭曾听不少人说起过钟先生,听得最多的,无非钟先生架子极大,钟先生很难讲话,钟先生大有一番财势,钟先生最不好惹,钟先生应下的事绝不食言,但孟葭偏偏惹上他,这些笃定的传闻通通靠后,跳出来的第一个念头,是讶异于他竟生的这样好看,那一年置身讥讽流言和泥潭中的她坐在他对面,强撑着对他提要求,我明年要出国读书,你不可以限制我的,钟先生极淡地点一下头,当然,孟葭捏紧了拳头,两年,两年我们就分手,她听见对面这个沉稳的男人呼吸顿了顿,好,两年后,寂静无声的深夜,烟霏雨散,孟葭被门铃声吵醒,她披衣起身,钟先生满身夜露的钟漱石问,都不请我进去坐一坐孟葭情急下,随口推搪,不是很方便,我男朋友在里面,会看见的,门口姿态落拓的钟漱石,虚应一笑,漫不经心的将人揽过来,正好,他应该还没看过我们接吻,阅读贴士1双C,HE,2非善男信女年龄差九岁老男人蓄谋已久3故事纯属虚构,不存在任何暗示或影射,请勿代入现实放个预收深巷陶幺第一次见顾淮京,是在辅导员家中,他坐在树下意态温雅,粉白的桃瓣扑簌簌落在他肩头,叫什么名字她站得笔直,陶幺,幺蛾子的幺,清亮的茶汤里,漾开一个眉发姣姣的女孩,顾淮京轻笑了一声,身后是日暮黄昏,碧云花树,盛夏天,陶幺顶着书包在图书馆前躲雨,顾淮京步履沉着,撑一把黑伞,大雨如注里他问,要不要我送你她眨了眨眼,好啊,后来她出国留学,离开北城前,陶幺曾对好友言,你讲顾先生啊拿他当把登云梯而已,没什么不舍得的,毕业后她回国工作,在恒济银行上班的第四年,顶头上司就换成了顾淮京,上任头一天,陶幺作为行政处员工,引他参观,顾行长,这是您的办公室,顾淮京像是才注意到她,他又问,叫什么名字陶幺目光纯然,看他时竟有了几分怯意,您叫我小陶就好,同样下着暴雨的夏夜,陶幺加完班,站在大楼前等车,一辆黑色奥迪在她面前停下,这一次,顾淮京没有下车,隔着雨幕重重,他吩咐司机,给她送把伞,你问她,还用不用登云梯了Tips1双C,HE2女主目的性强,先功利后动心,介意慎入3年龄差五岁

等风也等你

简介:完结文炙宠宝贝们康康叭1去学校那天,温黎见到贺郗礼,他从京北转来南潭镇,骑着拉风的机车,长得够帅,身材够顶,家世够好,一下成为所有女生的话题,直到温黎被欺负,她穿着少年的卫衣,被他强硬地扯在身后,桀骜不驯的脸满是护意以后谁再敢动她,自己掂量着办,从那时起,温黎攥着贺郗礼的衣角紧跟不放,像是他的小尾巴,谁也不知道在两年前,她对他一见钟情,2后来在大学的一场雨夜,少年拖着满是伤痕的身体从医院跑去求她,温黎只是看着,留给他的背影坚决毅然,贺郗礼红着眼错过我,你这辈子遇不到比我更爱你的人,可她还是没有回头,3再次重逢,温黎应邀对时澜集团总裁进行采访,多年不见,贺郗礼已高不可攀,褪去青涩,痞气仍在,几天后,温黎和她的追求者在餐厅里与贺郗礼相遇,追求者的长相似后者八分,擦肩而过时,贺郗礼看她的眼神如陌生人,冷漠寡然,当晚,温黎家门被敲响,贺郗礼斜靠在门框,眼眸漆黑,浓郁的烟味飘进来想采访我她还未答,只听他声音低哑可以,和我结婚,工作意外,一行人接受笔录,朋友挽着温黎的胳膊,很是羡慕贺郗礼他从少年时到将近三十而立,都在为你打架啊,不远处的男人朝温黎走来,满眼都是她,在所有人面前毫不避讳地牵着她的手,弯腰在她眉间一吻,回家了,我的太太,贺郗礼不知道的是当年车灯被砸坏,是温黎连夜用小灯泡为他做了车灯笼,温黎不知道的是分手以后,贺郗礼无名指上刺着她的名字,给她发了无数封想你,双向暗恋救赎校园到都市破镜重圆先婚后爱久别重逢痞帅拽哥x外柔内刚科技新贵大佬x记者完结文炙宠在隔壁,感兴趣的小仙女求收藏呀久别重逢破镜重圆暗恋成真青梅竹马1多年后重逢,迟珈误闯一扇门,撞入一个熟悉怀抱,沈暮尧赤身斜倚角落,他漫不经心挑眉,笑得又痞又坏还没看够迟珈被男人玩味的眼神撩得面红耳赤,拍摄结束,好友咂舌沈暮尧的身材谁看谁迷糊,和他谈恋爱肯定带劲儿!迟珈默默点头,可惜这人被她变成了一一前男友,2曾经,迟珈被沈暮尧从小宠到大,只喜欢跟在他身后跑,分手后,沈暮尧视她如陌生人,某次聚会,醉酒的迟珈环着沈暮尧的脖颈吻在他喉结,男人掐灭烟,恶劣嚣张地捏了捏她脸颊,低沉的嗓音仿佛坏到了骨子里迟减减,亲了我可是要负责的,3后来沈暮尧拿下奥运冠军,微博爆出来一段陈年视频,少年时代的沈暮尧张扬肆意,掀起上衣擦着满脸伤痕,强势将迟珈抱在怀里深吻,发小们也没想过他竟然会对迟妹下手,震惊沈暮尧你个狗东西!迟珈刚想逃跑,却被沈暮尧单手抱住,他荤笑着勾唇老子乐意当狗,迟珈一直以为天之骄子的沈暮尧不曾为她停留,后来才知道男人满屋子手绘的女人画像是她,少年伤痕累累,也是为了她,少年他恣意耀眼而我,终将成为那个追光的人,外柔内刚摄影师x痞帅狙击手射击运动员

乱世书

简介:仗剑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少年肩扛长刀,腰间挂酒,大步前行,心中的江湖却隐约难见,乱世书中翻一页,江湖夜雨数十年,蓦然回首,已劈碎了人间,

出格

更新至:95 全文完
简介:091全文完,会精修,只对正版负责!0下本开满分情话,求收藏093初见陈景尧那天,京市刚下过雨,男人穿了件黑色立领上衣,身影落在昏黄壁灯下,懒散靠着窗檐,身旁有人给他点烟,他连腰都没弯,就着风,任由对方试了一次又一次,男友对他极尽奉迎客气,向晚记得,陈景尧神色淡漠,狭长的眼疏离冷恹,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向小姐,你好,亲眼目睹男友劈腿的那晚,向晚偶然又遇见陈景尧,那晚包厢灯光窒暗,陈景尧坐在主位,没看她,向晚明知他危险凉薄,还是在他路过时,伸手抓住了他的袖口,向晚于陈景尧而言,起初不过是朵易折的菟丝花,最终却荒诞到不知是谁先动了心,向晚预备抽身时,陈景尧指节微屈,抵住她的脖颈,他低声放狠话,向晚,你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再让我看见,我会弄死你,后来回京市,向晚出门都是躲着陈景尧走,某个雨夜,在漆黑的楼道口,她看到男人的身影靠在老旧的墙皮上,一步步朝她走来,跟我服个软,就那么难京圈太子x清冷记者身份差为爱低头阅读指南双非,熟男熟女,1V1,HE狗血古早文中主角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不喜及时退出,和谐看文,祝大家都能找到心仪好文预收文满分情话,文案如下蓄谋已久年龄差7岁先婚后爱立夏夜,走廊风带上门,屋里没开灯,只余两道呼吸声,一深一浅,迟暮低头,身前黑影笼罩,喘不过气,她蓦地抬眸,撞上熟悉又陌生的目光,沈泽禹姿态慵懒,靠着墙看她,问道不叫人迟暮听到走廊上,有亲戚在喊他,可他全然不理,勾着笑,等她回答,迟暮瞥了眼门,在敲门声响起前喊了声三哥,沈泽禹轻笑着没应,眼皮轻掀,她败下阵,轻声改口老公,那人心满意足慌什么,锁了,沈泽禹对迟暮来说,是不可攀的高岭之花,他年纪轻轻接手家族生意,生来站在权势顶端,而迟暮,只是个被沈家收留的落难公主,在外人看来,迟暮与他关系淡漠,两人同住一个屋檐,连打声招呼都少有,人前看似的疏离,却不知两人夜夜躺在一张床,迟暮还记得那年雪天,她蹲在医院拐角,泛红的眼角出卖最后一点情绪,就在腿麻的起不来身,有双手撑来,沈泽禹眉眼倾垂,问她恨吗迟暮嘴角微蠕,那抹红更甚,他却笑,笑容斯文温和,语气淡漠强势迟暮,你要不要跟我迟暮原以为他是一时兴起,却没想到他很久之前,就在等这一天,1v1,sc,甜文主角无血缘关系,不在一个户口本上

穿成阴鸷反派的联姻对象

简介:商界风云讲述了司家如何在尔虞我诈中称霸商界,为了扳倒最大的死敌陆焕,司家假意联姻,塞了个家族里最听话的小废物当弃子,在作者的刻意降智下,庞大的陆家就因为这么个小废物被彻底击垮,陆焕车祸临